新闻发布|扫黑除恶专项钱柜app下载斗争十个案例

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一年来,在市委政法委的正确领导和部署推进下,高邮法院坚持严惩重罚,保持高压态势,把依法严惩、打早打小、突出打击重点、严格公正司法的办案要求贯彻专项斗争始终,共审结涉恶类罪名案件审结62件148人。其中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2件,涉案21人。

今天,我们向社会发布扫黑除恶十个典型案例,一方面是想对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的阶段性成果进行梳理,通过典型案例向大家介绍高邮黑恶势力犯罪的基本情况和司法机关的鲜明态度。另一方面也希望引起大家的关注和重视,共同努力不断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向深入,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创造安全稳定环境。

另需说明的是,今天公布的这十个案例,除前二件一审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其余八件均为涉黑恶类罪名案件。

2017年12月以来,被告人徐某先后纠集被告人黎某、邓某、倪某等多名未成年人,以为他人“撑场子”、讨债等为由谋取非法利益,形成了以被告人徐某为首,被告人黎某、邓某、倪某为基本固定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多次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强奸、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

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2018年2月13日晚,徐某在倪某协助下,在车中强行与未成年被害人发生性关系。2018年3月16日凌晨,徐某伙同夏某、郑某强行将未成年被害人带至宾馆,强行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因被害人激烈反抗而未得逞。

2018年2月24日,徐某、黎某与邓某、倪某等人事先预谋,由未成年金某约被害人居某开房,被告人黎某与邓某、倪某分别扮演金某男友等角色前往 “捉奸”,敲诈勒索居某人民币2000元。2018年2月份,被告人徐某以为被害人高某、赵某“撑场子”为由,多次纠集被告人黎某、邓某、倪某等人,以拘禁、言语威胁等手段向其索要“出场费”,敲诈勒索两被害人人民币1200元。2018年2月份,徐某指使被告人黎某、邓某等人采取殴打等手段,敲诈勒索吴某2次共计人民币3100元。

2018年2月份,徐某在高邮高沙园 “撑场子”过程中指使被告人黎某与赵某等人持砍刀恐吓被害人董某、闵某。2018年2月15日,在被害人李某、陈某向黄某讨要债务时,徐某等人手持砍刀和军刺,以言语威胁等手段,恐吓被害人李某、陈某。2018年春节前后,徐某为帮他人讨要债务,多次带领几名被告人在被害人戴某居住的小区内、住宅门口等处,采取踢门、贴字条、用喇叭喊等手段恐吓被害人戴某。2018年3月13日,徐某带领其他被告人在“撑场子”过程中,随意殴打被害人张某,并收取好处费人民币200元。

另外,该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还实施多起超出集团犯罪以外的抢劫、强制猥亵、盗窃、故意伤害、介绍卖淫等其他犯罪活动。

高邮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徐某以帮别人“撑场子”和非法索债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为组织成员提供一定的食宿,由组织成员称呼徐某老大,听从徐某命令和指挥,多次纠集黎某、邓某、倪某固定成员以及多名未成年人,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共同实施强奸、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活动。

以徐某为首的该组织属恶势力犯罪集团,刻意招揽未成年人加入,同时以未成人为主要侵害对象,动机卑劣,频繁作案,影响恶劣,后果严惩,依法应予严惩。最终,高邮法院一审判处该恶势力犯罪集团首要分子徐某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固定成员黎某、邓某、倪某分别被判处有徒刑七年、一年六个月、一年九个月。其余三人分别获刑四年、一年六个月、一年十个月。

2018年5月至6月,被告人张某一、张某二为谋取非法利益,召集、组织被告人胡某、袁某等10余人组成较为固定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利用农民工的身份寻找招工工地,到达工地后以各种理由引发与用工方的纠纷,再以车费、误工费等名目为由向用工方索要“赔偿”,并通过组织同行人员围堵、吵架等手段,迫使用工方为避免在工地产生不良影响而被迫支付款项,共同实施多次犯罪,严重扰乱社会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其中,被告人张某一、张某二作为首要分子,负责组织人员、安排、指挥敲诈勒索活动、联系工地、分配违法所得;被告人胡某、袁某积极参与向被害人索要财物;其余被告人负责从旁协助助涨声势。

该犯罪集团先后在安徽省滁州市、高邮市等9处工地,敲诈勒索被害人9人,索得财物金额合计人民币62400元。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民工权益,我院也出台多项举措切实保障农民工能够及时领取工资,但本案的被告人利用“农民工”这个特殊的身份,实施的却是敲诈勒索的违法犯罪。

高邮法院一审认定:本案重要成员固定,有明确的首要分子,组织特征明显、稳定,犯罪手段隐蔽,严重侵犯民营企业合法权益和经营秩序,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最终张某等十四名被告人分别获刑三年二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013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左某以其在高邮市、宝应县等地墓园内盗窃的骨灰盒为要挟,采取送匿名信、手机联系等方式要求逝者亲属支付赎金,向被害人陆某、朱某等人索要钱款合计人民币50.5万元,因被害人报案而未能得逞。

俗话说,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讲的是对死者的尊重,本案的被告人为了不劳而获、获取非法利益,利用老百姓最朴实的“落叶归根”、“入土为安”的想法,竟然打起了利用骨灰盒实施敲诈勒索的主意,触犯人伦底线,高邮法院经审理后依法对被告人左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

2017年12月30日晚19时许,因被告人杨某与他人存在债务纠纷,顾某等人纠集多人到被告人杨某参与经营的KTV索要债务。被告人杨某接到被告人薛某电话后即联系被告人崔某请其帮忙“撑场子”插手上述纠纷。被告人崔某随即安排被告人陆某等人去KTV帮被告人杨某“撑场子”。后顾某等人以锁门相威胁并拦阻顾客进入KTV消费,被告人薛某等人与顾某等人争论并推搡,被告人陆某、李某等人分别持钢管、U型锁等物品推搡、殴打顾某等人,致二人轻微伤。

2018年1月1日凌晨2时许,赵某在高邮市某粥店因琐事与王某发生口角后,电话联系被告人李某请其来“撑场子”。被告人李某纠集被告人吴某、闻某等人到达粥店后,在赵某明确告知被告人李某等人事态已平息无需在场的情况下,被告人李某等人仍与王某发生口角,并采取拳击、脚踢、用椅子等物品砸等方式与王某等人互殴,至王某等人多处轻微伤。

本案被告人崔某将被告人陆某等外地刑满释放人员或无业青年聚集在高邮,混迹于各种娱乐场所,以帮人“撑场子”等方式,插手纠纷,逞凶斗狠,随意殴打他人,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本院经审理,依法对12名被告人作出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至一年六个月不等的判决。

2017年10月19日至25日,被告人陶某为向担保人陈某、债务人徐某讨要高息债务,召集被告人徐某以及未成年人王某、马某等人,对被害人陈某住宅、徐某住宅、工厂等处采取用脚踢、砖头砸、喷漆喷写红色字等手段以达到恐吓目的,迫使徐某及陈某还款。被告人陶某、徐某参与作案3起,造成被害人财产损失合计价值人民币5519元。

本案的两被告人为索要高息债务,通过砸门窗、喷红色油漆等手段多次恐吓他人以达到讨债的目的,其行为不仅侵犯了被害人的财产权益,同时还扰乱了正常的社会公共秩序,无论是公然砸门窗行为还是张贴借条内容、红色油漆喷写的内容足以使被害人及周边邻居产生心理恐惧,破坏社会公众的安全感,本院以寻衅滋事罪对被告人陶某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对被告人徐某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高邮某小区物业与业主因车位买卖事宜发生纠纷,2018年2月2日上午,被告人何某应王某之约前往小区“调解”纠纷,遂纠集被告人杨某、谭某,被告人谭某又纠集未成年人吴某、顾某,被告人杨某一自愿随同前往,被告人管某应刘某之约前往小区“调解”纠纷。上述人员在小区聚集后,无故对小区业主被害人孙某、陈某等人进行殴打,致被害人孙某、陈某轻微伤。

这是一起社会闲散人员纠集起来插手民间纠纷在社会上引发恶劣影响的典型案例,该案的发生让普通民众心理产生极大恐慌,其行径让人愤懑。几名被告人在小区殴打业主的视频被传播到网上,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和强烈谴责,影响恶劣。在全国扫黑除恶的大环境下,尤其不能容忍,必须予以坚决打击和严厉制裁。高邮法院经审理后依法对五名被告人判处一年五个月至十个月的有期徒刑,该案的判决也彰显了人民法院对扫黑除恶的态度和决心。

2017年12月20日凌晨,被告人孙某酒后为发泄情绪,先后在高邮市某小区及小区外路边停车位,采取手扳、脚踹、用花盆砸等手段将被害人严某、杨某等人停放在上述地点的9辆汽车后视镜、挡风玻璃等部位任意损坏,造成损失合计价值人民币16103元。该被告人曾因犯妨害公务罪,2017年7月21日被本院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十个月。

该案是酒后逞强耍横触犯刑法并被撤销缓刑的案例,本案的被告人曾因妨害公务罪被判处缓刑,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寻衅滋事罪,本院依法对其撤销缓刑,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一年。

2018年5月27日0时许,被告人缪某与他人在KTV包间内唱歌,因被告人缪某饮酒过度,后随意乱摔酒瓶和酒杯,致包间内大理石桌面被损坏,并用砸破的酒瓶自伤,后又无故捅伤同行人员吴某等三人,致三人轻微伤。

该案也是被告人酒后出于寻求精神刺激,发泄不良情绪而引发的影响恶劣的典型案例,严重扰乱了社会生活的安宁、平稳和公民个人的人身安全,影响恶劣,高邮法院审理后依法对被告人缪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喝酒是你的自由,但若是酒品不好,借酒劲耍酒疯,损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那国家法律就要进行惩罚,在这里奉劝各位爱酒人士:酒不论多少,管住自己就好。

2017年9月前后一个多月间,被告人刘某以营利为目的,提供场所及赌具、香烟、茶水、晚饭、出借资金供参赌人员赌博等,组织周某等基本固定人员利用扑克牌为赌具,进行“诈金花”赌博,共计约30场,抽头渔利约人民币90000元。后被告人刘某为索取在上述赌博中形成的债务及其它高利息债务,纠集被告人刘某一,刘某一又纠集被告人陈某、史某、何某等人,采用殴打、持刀恐吓等方式多次向周某等人索要债务。

被告人刘某为敛财聚众赌博,并在赌场中向参赌人员提供赌资,后纠集刘某一等刑满释放人员实施暴力要债,恐吓受害人,使受害人产生心理恐惧,扰乱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秩序。高邮法院经审理后,以寻衅滋事罪和赌博罪对刘某数罪并罚,分别判处各被告人七个月到三年九个月的有期徒刑,该案的判决在净化社会风气,增强人民群众社会安全感方面具有积极意义。

2017年5至12月,被告人张某作为“呱呱扬州麻将”软件代理秦某的下级代理,利用微信群发展、管理、组织参赌人员通过手机“微信”软件进入“呱呱扬州麻将”软件内,采用“高邮跑点子”等方式进行赌博活动,并在微信群内通过收发微信红包的方式结算赌资。被告人张某在从事上述活动的过程中,通过向参赌人员销售开“房间”所用“钻石”赚取差价的方式,合计获利人民币30000余元。

随着科技的进步,网络赌博开始蔓延,只要一部手机,随时随地可以赌博,在短时间内,足不出户即可挥霍万贯家财,易滋生违法犯罪,直接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社会安全稳定,其危害性远大于传统赌博。本案中的被告人利用移动通讯终端传输赌博数据,建立赌博微信群组织赌博活动,触犯国家法律,败坏社会风气。

高邮法院在全市范围率先对30余起此类犯罪定罪量刑,及时遏制住了赌博恶习向网络蔓延。高邮法院经审理后以开设赌场罪对被告人张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并追缴违法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