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化武指控争锋相对?俄指控美军在叙使用白磷弹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据路透社9月9日报道称,据塔斯社和俄罗斯新闻社报道,俄罗斯军方9日表示,两架美国F-15战斗机8日在叙利亚代尔祖尔省投下了白磷弹。美国否认这一指控。

报道称,俄罗斯军方称,空袭的目标是哈金——“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的最后一个主要据点。空袭造成了火灾,但没有关于伤亡人员的详细信息。

五角大楼发言人肖恩·罗伯逊则否认美机在该地区投下白磷弹。他说:“目前,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使用白磷弹的报告。驻扎在该地区的美军部队甚至没有配备任何类型的白磷弹药。”

人权组织曾表示,以美国为首、旨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联军在叙利亚冲突中使用了白磷弹药。这些炸弹可以制造浓厚的白色烟幕,可充当燃烧弹。人权组织反对在人口稠密的地区使用白磷弹药,因为它能够形成深可见骨的烧伤,被认为很不人道。

报道认为,近来美国和俄罗斯的紧张关系加剧,因为特朗普政府表示,一旦叙政府无视美国的警告,在伊德利卜战事中使用化学武器,那么美国将考虑军事选项。伊德利卜是叙利亚武装占据的最后一个大本营。

在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举行的峰会未能就停火达成一致后,随着大马士革加强攻势,俄罗斯和叙利亚战机于9日恢复了对伊德利卜和哈马的空袭。

AC-130W炮艇机由MC-130W“龙矛”特战运输机改进而来,综合飞行性能较AC-130U均有显著提升,以每小时669千米的空速飞行时,最大航程达4800千米,升限增至8500米(比AC-130U高910米)。图为AC-130W飞行资料图。

随着肩扛式防空导弹和新型野战防空系统的不断普及,美空军也感到AC-130系列炮艇机的战场生存性日益严峻。为改变这一状况,如图所示,美军近年来为AC-130J和AC-130W新一代炮艇机换装了多种远程精确打击弹药,不仅丰富了打击手段,且对人员的生存性有显著提升。

AC-130W的最大特色是在尾部舱门上加装了10联装“格里芬”(另译“狮鹫”)微型空地导弹发射器,大图可见发射器位于舱内的位置,左小图可见发射器与人员的对比尺寸。

AC-130W使用10联装“格里芬”导弹发射器发射导弹并命中目标动态图。

AGM-176“格里芬”(另译“狮鹫”)是一种低成本微型空地导弹,采用GPS或半主动激光制导,配备5.9千克高爆破片弹头,最大射程超15千米,这意味着AC-130W能从便携式防空导弹射程外发动精确打击,这是与过去AC-130系列相比的最大变化。

除“狮鹫”导弹外,AC-130W还能挂载GBU-39/B卫星制导“小直径炸弹”(SDB)实施防区外精确打击(射程超110千米)的能力。图为AC-130W使用复式挂架外挂GBU-39小直径炸弹(SDB)资料图。

除导弹外,AC-130W的机载火炮已精简至两种,除105毫米机载榴弹炮外,主要使用30毫米GAU-23/A(Mk44的空军机载编号,与“阿帕奇”武直所用M230链式机炮属同一系列)“大毒蛇”II链式机关炮,该炮最大射程5100米(地面射程,机载型更远),最高射速每分200发,配备多种弹药,可消灭除坦克外的大部分装甲车辆。图为30毫米GAU-23/A链式机炮特写。

凭借“火炮+导弹”这一致命组合,美军AC-130W炮艇机无疑会给叙政府军及驻叙俄军构成极大威胁。图为AC-130W进行空中加油资料图。

AC-130W的火控军官,机上从105毫米榴弹炮、30毫米链式机关炮,再到“格里芬”导弹的发射都由他通过手柄控制,具体作战时,他还需要与另外2名传感器操作员相互协作。

AC-130W火控操作手柄,与战机操纵杆几乎一样,用于调整两种机载火炮的俯仰射击角度、射速等。

AC-130W座舱内,飞行员正在进行起飞前检查,注意飞行头盔上挂有夜视镜。

图为AC-130J“幽灵骑士”炮艇机内的火控显控台,可见有相当高的集成水平,可以同时显示来自多种传感器(友军平台)的战术信心,AC-130W也有采用同类系统。

第28轰炸机联队同时也是美空军仅有的两个B-1B轰炸机联队之一,驻地位于南达科他州的埃尔斯沃斯空军基地。另一支为驻扎在德克萨斯州的戴亚斯空军基地的第7轰炸机联队。这张美国本土B-1B驻地分布图上,用红圈标出的就是第28联队的驻地。

4月14日,该联队的2架B-1B从位于中东卡塔尔的乌代德基地起飞,发射了19枚JASSM-ER隐身巡航导弹。图为B-1B投放AGM-158隐身巡航导弹资料图。

图为美国国防部放出的美英法三国联军空袭叙利亚目标示意图,其中B-1B轰炸机群是从靠近叙利亚南部的空域发射了19枚AGM-158 JASSM隐身巡航导弹,打击了位于图中红圈标出的霍姆斯地区附近的两处“化武”设施。

B-1B“枪骑兵”是美军现役武库中,载弹量最大的轰炸机, 图为B-1B的弹舱挂载配置示意图,该型机共有3个弹舱(其中前部的两个弹舱可根据需要合二为一,搭载重型炸弹),内部载弹量达到34吨,可搭载美空军武库中几乎所有的弹药,从自由落体核弹、核巡航导弹到常规航弹,卫星制导弹药,甚至反舰导弹、水雷均可囊括。

B-1B在强化了巡航导弹搭载能力的同时,还具备搭载大批不同种类的对地攻击弹药的能力。图为B-1B的地面武器展示,除能搭载与B-52相同的旋转武器发射器(图中)外,B-1B的整体载弹量要高于B-52。图为B-1B进行地面武器展示资料图。

图为美国波音公司(原东家罗克韦尔后被波音公司收购))制作的B-1B数图,其中从2001年至2015年以来,B-1B机群的总出击架子数超过了1.2万架次。据美军统计,在2014年8月至2015年1月,针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空袭行动中,B-1B的投弹量占到了美军战机投弹总量的80%。

B-1B的主翼采用了可变后掠翼布局(变后掠翼范围为15度至67度),可兼顾高速性能和低速起降性能,这使B-1A不仅具有优秀的超音速飞行性能(最大平飞速度2.2马赫),而且还能在无法部署B-52的机场起降(B-52的最大起飞滑跑距离为2900米,B-1B为2530米)。 图为B-1B的彩色剖面图。

图为2017年10月拍摄的,美空军战略轰炸“三驾马车”B-1B、B-2A和B-52H轰炸机的空中编队合影。

图为美空军公开的,在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拍摄的,空袭后返航的B-1B轰炸机正面特写。